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首页 > 党员干部之友 > 天下 > 环球时事 > 正文

 

相关信息

焦点图片

热点信息

淄博为农村贫困残疾人建房
专家表示三峡水库建库后对
“牡丹仙子” 彭丽媛
在“十一五”开局之年努力
建立永葆先进性长效机制 
曾宪梓与他的“金利来王国
2006:中国外交的又一个春
教育局长的“大手笔”
“老实人”不吃亏
关于推进农村基层民主政治

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演变的前景


作者:刘卫东  时间:2017/3/3 15:16:56  来源:

随着特朗普在今年1月20日步入白宫,其胜选冲击波给世界带来的震动开始迅速显现:上任第一天,特朗普就如约签署了废止奥巴马政府医改法案的行政命令,在白宫网站上删除了所有与奥巴马政府有关的信息,宣布美国立即退出TPP谈判,他甚至还将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窗帘换成了土豪金色,展示出与前任彻底决裂的决心。在意外胜选后,国内外媒体曾连篇累牍地预测分析特朗普能给世界带来多大冲击,而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议题之一,就是中美关系会如何演变。中国民众在美国大选过程中曾寄望于没有从政经验的特朗普,认为他领导的美国可能比希拉里“总统”对华更友好。但是随着特朗普不断发出新的涉华言论,这一判断逐渐变得不再那么乐观。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究竟会如何看待中美关系,如何处理两国间诸多重要而敏感的议题,将成为考验美国新政府战略规划和执政能力的重要指标。

 

特朗普的中国观

特朗普究竟如何看待中国,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其对中美关系的认识和规划。表面看来,特朗普在涉华议题上的表态信口开河,前后矛盾,没有统一立场。但如对其进行全面考察分析,就会发现他的中国观还是有迹可循的。

在经贸领域,特朗普总在不断诉说美国遭受的三种“委屈”:一、中国抢走美国人的饭碗,令其失去几百万个工作机会,中国在“杀死”“撕碎”“强奸”美国;二、中美贸易逆差巨大,中国对美国商品征收重税,所以他宣称要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45%的关税;三、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以获得对美竞争优势,他宣称会在上任后将中国标定为汇率操纵国。在政治领域,特朗普胜选后不久就挑战“一个中国”的底线,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通电话,随后又公开宣称“一个中国”的原则是可谈的,在台湾问题上不会接受中国的指示。在安全议题上,特朗普去年3月曾表示“南海问题是中国和别的国家之间的矛盾,我们不会为了与己无关的事情跟中国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但在胜选后的12月4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他们贬值货币、对我们的产品大幅征税,或是在南中国海建造大型军事设施时,中国问过我们的意见吗?没有!”在朝鲜问题上,特朗普反复指责中国有能力制约朝鲜但是根本不愿帮忙。在钓鱼岛问题上,特朗普去年3月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不能透露我的策略。有人会说咱们必须进去掺和一下,我可不想把形势搞得乌烟瘴气。”在非传统安全议题上,特朗普曾在推特上发文称“全球变暖的概念是中国编造出来的,其目的是为了让美国制造业失去竞争力”,他还一再毫无根据地宣称对美网络攻击也可能来自于中国。

在对华总体认识方面,特朗普的表态比较积极正面,如他宣称喜欢中国和中国人,渴望和平地生活;他不断称赞中国的基础建设水平,称赞中国人是谈判高手;宣称美中有严重分歧但并不一定要成为对手;他还提名熟悉中国的艾奥瓦州州长特里·布兰斯塔德为新任美国驻华大使,以便“与中国领导层构筑相互有利的关系”。

相对于竞选对手希拉里,特朗普的涉华言论至少表现出四个特点:一是特朗普是提及“中国”次数最多的候选人,在他迄今所发的3.4万多条推文中,提及“中国”的超过300次,远超伊朗和伊拉克,表明他非常喜欢拿中国来说事;二是他对华评价褒贬不一,多数是持批评态度且言辞激烈,但在肯定中国时的力度也很大,一些对华友好言论的出现在美国政界史无前例,表明他对中国的认识非常复杂且比较情绪化;三是他关注的涉华议题主要是经贸问题,而对于美国政客比较在意的地缘政治、安全和人权等议题着墨不多,表明他的对华视角相对比较局限;四是他的意识形态色彩和规则意识比较淡薄而商业色彩浓厚,言谈之中时常显现出可以就任何问题进行交易的暗示,意味着他不愿受到规则的约束,在很多问题上都能接受讨价还价。

 

对华决策的国内环境

从2015年开始,美国国内针对如何看待中国在国际上发挥作用的问题开展了范围广泛的辩论,虽然最终也没能得出一致的结论,但还是形成了一些主流认识,综合来看包括这样几方面:一是认为中国没有按照美国原本的设想,在经济发展后政治也能变得开放,反倒是走向保守;二是从美国主导建立的现有国际体系中获益的中国并未选择大力维护这一体系,反倒是转而积极追求改变这一体系;三是中国当前的外交正在逐步放弃韬光养晦的基本战略,转而注重更为外向更为“咄咄逼人”的“积极作为”;四是中国政府表现出将美国的势力和影响赶出东亚地区的明显抱负。基于这些认识,美国国内的主流舆论认为,无论哪位候选人上台,都有必要对华更为强硬,通过提升对华施压力度来阻止中国打破规则改变现状的行为,维护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这一决策环境必然会对特朗普规划对华外交施加一定的压力。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推荐给好友】 【收藏到网摘】 【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本条新闻相关评论
请您发表评论
用户名: 新用户注册
密  码: 匿名发表
  查看评论         [最多300个字符]
 
请 您 注 意
经营许可证编号: 鲁ICP备11022369号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内容
您在本站发表的作品,本站有权转载或引用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意见建议 | 投稿信箱

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伯乐路998号《党员干部之友》杂志社 邮编:250101
编辑部电话:0531-51775871 51775872
鲁ICP备1102236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