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归档
网上书城

“下辈子还做党的人”——追记北京卫戍区某干休所离休干部周智夫

时间:2019-09-15 来源:www.dygbzy.com 作者:瘦佳人

周志福在干燥的小花园里看报。

太阳轻轻地洒在周志福卧室的窗户里。几个理论书籍整齐地蹲在窗台上。放大镜,助听器和笔记本电脑静静地躺在一边。但是,他们不能再等待作为党员的老人了。

2018年3月28日,穿越94岁的长河的老党员和在北京潍坊区干涸的退休干部周志福悄然离开。

他的政党已经75岁了,在子弹雨中面临生死考验。他没有收缩。他深信并忠于党。经过10多次军队改组,20多个岗位变更,4次省际转移,坚决服从;他努力奋斗。克勤克珍,一件穿着30多年历史的老军装,一套旧家具使用了近40年,老干部的反战时期的医疗费,每年的标准,他甚至不能使用它的一半。

“我去世后,我没有通知任何亲戚和朋友。首先,我老了,不方便。其次,我太忙了,无法工作。”

“不要为干屋的领袖和孩子留下麻烦,不要留下灰烬和空的骨灰盒!”

周志福在离开前离开了他的遗嘱。

四月,北京到处都是鲜花。周志福的灰烬随着春风飘荡在充满活力的土地上,他的生命再次融入他所爱的土地,永不分离.

“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将用我的生命来偿还”

任何熟悉周志福的人都知道他的左肩窝有一个弹孔,右肋深陷,疤痕长约10厘米。这些伤疤见证了老一辈共产党人的忠诚和忠诚,见证了党对革命同志的遗弃。

“过去的战斗环境非常糟糕,党没有离开我。党派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将用我的生命来偿还。”每次想起这段令人难忘的经历,周志福总是泪流满面。

1946年4月,周志福被任命为淮北新四军第四师第四分部书记。在与国民党军队争夺安徽城外食物的战斗中,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肩并穿透了右肺。同志们并没有放弃严重受伤的周志福,同时在绝望的战斗中与敌人作战,同时背着他担架7次转身治疗,将他从死亡之手中带回来。

那些无视人身安全的忠诚战士,那些为新中国牺牲年轻生命的英勇战士,成了周志福生活中挥之不去的思想。偿还党挽救生命的恩惠,为这些不知名的士兵做点什么,是周志福去世前最大的愿望。

“没有党,今天我们国家就没有家庭。我一生都是党员,我下辈子就是党员。现在我老了,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能支付一些派对费用,我会付给下一代。“ 1月份,躺在医院病床上的周志福解释了自己的孩子,并将自己的12万元储蓄作为派对费。第二个女儿周卫平计算出,按照父亲每月的党费标准,12万人可以领取106年。

这位50岁的战友听说周志福支付了大量的党费。令他感到惊讶的是,他很同情:“一周的旧日都很好吃,家里的日子太紧了,但他们做了这么大的事,真棒!”家人并不感到惊讶:“这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一个老党员对党的情感的自然表达。”

1924年,周志福出生在江苏省遂宁县王集区马角乡马家阡村一个农民家庭(现在遂宁县张掖县)。他对共产党的最初印象记录在他提交给党组织的材料中《历史思想自传》。

“大约十五岁,村里第一次住八路军,我不敢接近。后来,我听到他们说得很亲切。当我离开时,我没有拉丈夫。我想八路军团队真的很好.周道芬同志人们常说,八路军由共产党领导,带领农民降低租金和利率,共产党是人民随着理解的深入,周志福逐渐形成了加入革命队伍的思想。1943年,他由村长周道芬介绍,秘密加入党组织,并于1944年参军。

19岁的年轻人对这个年轻人一无所知,从此与党建立了不解之缘。这种命运持续了一生。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后,周志福参加了江苏省遂宁县高佐镇和安徽省灵璧县侯马家的10多场战役。曾任新四军淮北军区第四师四局局长,重庆炮兵学院政治部主任,第二炮兵基地炮兵副政委。军团,第七机械工业部第七军事管理委员会副主任。

“在党的不断训练下,我逐渐提高了我的政治意识和思想水平,从一个无知的年轻农民到一个革命的战士,为共产主义事业决定了革命的人生观.我想要有需要当时,我为党的个人生活做出了贡献。“参加党和参军,加入革命,为周志福开辟了新天地。他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并决心用自己的生命来捍卫。

无论多年来的变化如何,这种忠诚的信念始终坚定不移。

2016年8月的一天,卫生福利研究所所长张洁军到周志福家去看望,周志福正在看电视。周日福在看到发生事件的邻国新闻时,抓住张杰君的手,愤怒地说道:“我们的领土是由士兵用鲜血交换的,不能被占领。只要国家需要,我必须去战场,你们年轻人应该主动战斗!“

从公司指导员到医院的副政委,后来成为军事管理委员会的领导者,周志福深深体会到学习丰富,改造和升华自己的思想,一直相信党的理论是真理: “精神'钙'不能扔”。

在聚会开始时,他经常在煤油灯下研究马并学习头发。参与革命实践,他也在不断学习和利用学习成果来推动工作。在过去的九十年里,他一直听收音机看新闻,放大镜,助听器和笔记本,他成了他带走的“三宝”。

有一次,小女儿看到周志福躺在床上,用放大镜看报纸,抱怨说他没注意身体。周志福笑着说:“如果你看不懂报纸,就会影响你的身心健康。”

“他很少出去。他很少参与组织和秋季巡回演出,但他参加组织生活比参加组织更重要。党派不会一次性落下,每次他都到来。”党支部书记王庆文非常清楚地记得。在周志福看来,“组织生活就像生活,要认真。”

在2016年5月的党派中,干休的政委江东军记得他的鼻子酸了。

那天,蒋东军就“两课一作业”学习和教育了党的阶级。周志福坐在第一排,像往常一样仔细聆听,但他的背部比以前更加弯曲。党派结束后,其他同志开始离开。江东军发现周志福不会离开。他走过去,关切地问道:“周老已经上课了,我会送你回去。”

“姜政委,我的身体越来越糟。未来我再也无法参加组织生活了。今天,我特地请你去度假。”周志福挣扎着伸直身体,一次说一句话。

看着面前那个严肃的老头,江东君的心颤抖着,泪水在眼中旋转着。 “一位病重,仍然坚持参加党校的老同志,直到他请假,才能坚持下去,党的精神有多强大!”蒋东君说,周老是上学期间干老的最老的老干部。他们都是钩,弓和拐杖,他们必须与丈夫和孩子一起来到教室。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与大家一起组织生活。周志福不情愿,怀旧,想留在教室里一会儿,看看.

“革命的士兵是整个世界的家园,党正在做干邑。”

1945年,周志福担任公司的讲师。部队袭击遂宁县高佐镇后,该组织决定合并他的五家公司和六家公司。他在没有任何投诉的情况下从高级职位调整为副职。在枣河铺设后,上级将他转移到了当地的团队。从前到后,他说:“革命的士兵是整个世界的家园,党要求干邑干涸。”

周志福致力于革命75年,省际转移4次,20多次调整。他没有言语,绝对服从。 “老周这辈子已经去了北方和北方。他去了哪里,我们会跟随。” 19岁时,她与周志福结婚并陪伴着她的大女士舒淑珍,无悔。

苗淑珍记得,1957年,一篇文章命令周志福离开家乡33年,从江苏新四军淮北军师转移到重庆炮兵学校。他们带了四个未成年的孩子,带着两个竹袋去了重庆。这个家庭的生活很难稳定下来。 1968年,该组织派他到第二炮兵地下室医院工作。他毅然把这个家庭带到了云南。

家庭移动越多,条件越差。由于住房短缺,整个家庭从当地村庄的废弃房屋借来,并且生活非常艰苦。朋友和家人不明白:“你找不到领导谈论,改变自己一个更好的地方?”周志福非常乐观:“现在国家正在建设,组织在哪里,我是党员。听听党的话。”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并不太了解我的父亲。特别是当我看到一个大院里的小房子时,我得到了一个好房子,当我们总是让房子出现时,我觉得我的父亲是无能的。 “周卫平抱怨道。

在孩子眼中,“无能”的父亲对外人是无私的。

甘溪的第一任政委朱南轩回忆说,在1984年干涸建立之初,一些同志由于配套设施不足而不愿搬迁。

“我会先行动!”周志福先是站了起来。

一楼卫生条件差,光线不足,很多人犹豫不决。周志福意识到组织的困难,并主动领导一楼的钥匙。

就像周志福的家人即将搬家一样,朱南轩疑惑地看着周志福:“老周,一位老同志二楼有不便之处。你看.“周志福轻松交换钥匙。“我到处都住。”

“组织更多,组织更多,组织更多;组织更少,组织条件更少,组织更少麻烦。”这个“三个多三个少”是周志福爱情信回报党的服务原则。

1986年,为了方便居民保留泡菜,干燥的房间为每个家庭挖了一道菜。但是,由于空间的限制,碟子很小,上下不方便,头部容易撞到菜盆的上壁。许多退休干部都有很好的意见。如果好事没有做好,他们就会受到抱怨,对领导人的压力也会很大。

64岁的周志福再次站起来带走了他的妻子。他在盘子前面走来走去,出汗很多。他找到了“回三步”的方法,有效地解决了这个问题。问题已经平息了动荡。

“热爱学习,工作狂。”在单位同事的眼里,周志福把这份工作当职业,加班加点熬夜,从不累。

在云南工作时,周志福的家距离单位只有10公里,但严淑珍很难见到她的丈夫。他每周回来一次,经常赶回吃饭,晚餐后赶紧回到单位。

几十年来,周志福不仅没有完成党的交接工作,而且还有一个面对面,坦率的党,从来不是一个“双面人”。

当时,他知道贫农的构成比较好,他还真实地报道了家庭经济状况:30亩土地,4个茅草屋,1个梨园,1个动物,2个小型平车。最终归类为中农。

他敢于打开自己的刀,向政党承认自己的错误:加入军队后不久,家人私下利用村庄为民兵捐赠5升食物。我没有及时报告;在战争期间,我连续摧毁敌人的电话线。在回来的路上,因为导游采取了错误的方式,我暂时没有控制自己,我与导游发生了冲突,导致了不良的政治影响.

说实话,说实话,说实话,这就是周志福。每个人都说:“在组织和同志之前,他是一个简单,纯洁和透明的人。”

“国家的钱,更多的是拯救花朵”

“其他人吃药,他们都问怎么吃药,怎么治病,但周老的第一句话是,'这药是否符合规定?有没有标准?'”2014年7月,周志福的骨质疏松症加重,两个压迫性腰椎骨折一个接一个地发生。干燥诊所所长张洁君给了他两种进口药物,直到他解释说它是一种治疗药物。在他符合规定后,他松了一口气。

今年2月,周志福因身体不好住院治疗。病情稍有好转时,他向家人咨询:“如果再住院一天,就得多花钱。让我们尽快回家吧。”女儿告诉他,“不用个人开支。”当他听到这句话时,他非常不高兴:“国家的钱,也是为了省钱。”

作为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干部,周志福每年的医疗费统筹标准是2.8万元。平均下来,他每年的花销不到一半:2015年元,2016年7041元,2017年7166元。在过去的20年里,他一次也没有出去疗养过。

周志福对自己和家人都很严格。

几十年来,周老和妻子的药是严格分开的。赣秀医院医生刘美芳解释说:“周老和妻子吃一种叫肠溶阿司匹林的药,但周老吃进口药,妻子吃国产药。每次我开药,都有两张单子。

“我们的医疗保险标准不同。她不能用我的药。一个人付不起公费医疗,全家都可以免费吃药。在这件事上,周志福定是丁,毛是毛。我妻子也这么想:“你不能占别人的便宜,或者睡不着觉,这不好。”

2012年夏天,周志福的孙女带着孩子来北京看望他,孩子突然发烧,急需治疗。孙女没上车,焦急地问周志福:“爷爷,你可以给我安排一辆车!”

“那是辆公车。”周志福回绝道:“我们自己找路吧。”

深夜,孙女只好以周志福的名义叫了辆出租车。周志福知道后严厉批评他:“我们家从来没有因个人原因使用过公车。你这样做违反了规则。你以后不能这样做,否则你就不来了!”

“我是一个农村家庭。我以前从未接触过这么高级别的干部。但当我去周家做客的时候,家里户主的摆设实在太简单了!”张杰军看到周志福家里没有一件值钱的家具。上世纪80年代的高端家电、折叠桌、70年代的沙发、60年代的钢管和橱柜在北京都很少见。

周志福有一个旧的双门木制衣柜。这个衣柜跟随他几十年了,里面只有几件衣服。

去年,大儿子周华来看望,发现父亲没有一个像样的矮个子。现有的已经穿了很多年了,洗的时候只要一点力气就可以打碎。他立即给父母买了三个。即便如此,周志福仍然穿着旧的,新的三件也从未穿过。

周志福的生活特别喜欢军装。在庄严的场合,他们将穿着熨烫过的军装。一身制服,他穿了30多年,领口被洗成白色。孩子们再三劝他买一套新的,他不同意。”只要军服不影响军事能力,就不必为新的军服付费。”

勤劳的周志福还专门制作了一本《生活备忘录》小册子,记录除了食物以外的家庭开支。从小到两块钱的灯泡,高达上千元的电费,每一笔都细致入微,从2009年至今,平均每月只需几百元。他说:“我的工资是党给的,将来会很有用的。”

这是周志福的“大满贯”。在上世纪60年代的艰难生活中,他还挤出钱帮助6个亲戚读完高中,并在后年向党支付了12万元的巨款。”周老对物质和名望都很淡定,但内心世界却很丰富。”蒋东军觉得。

“他是来自未来几年的共产党员,保持着自己的心,保持自己的真实性格。老一辈的党员不想重要,更注重追求内心的平静与安宁“。祖父的勤奋和财富,80年代的孙子,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它。虽然生命的年龄跨越了半个世纪,但周伟认为,祖父的精神值得继承:“坚定的人生信仰是国家党对人民最浪漫的事情。”

“你必须总是和党一起去”

“爸爸,凭你的资历,你可以去写信或打电话,你很快就会转到你身边。” 1974年,重庆的大女儿周学文写信给周志福。

1968年,周志福离开了他19岁的女儿到重庆工作,并带着另外四个孩子去了云南。 “那时候,我独自一人,我无法自拔。每次去节日,我都特别想要我的父母。”周学文无法忘记孤独和荒凉的时光:“我多次问我父亲,并让我的母亲帮助我。” p>

然而,周志福的内心却非常“刻苦”:“毛泽东的孩子不在身边!领导者带头做事,我们必须遵循它们。无论工作在哪里,都要做得好。“

不仅是大女儿,还有小儿子周伟民得到了同样的“待遇”:“我一开始可以回到北京,但父亲不想让我去江苏的家乡。”

父母在这里,不远处。但周志福告诉孩子们他们可以飞多远。他的五个孩子分别在江西,重庆,江苏和北京。两个儿子加入了军队并退休了。三个女儿被分配到工作并跳到乡下。他有资格帮助重新安置,但从未问过。关系,打招呼。相反,我警告我的孩子们:“爸爸不关心你,为自己吃饭,独自行走。这是有道理的。”

“不留金不留银,只留住后代的精神”,是周志福坚持的家庭风格。根据父亲的言行,孩子们的竞争非常激烈,事业也很成功。他们也逐渐了解爸爸:“父亲是正直的,永远不会用权力使家庭受益。”

虽然父亲“不亲近人情”,但孩子们知道父亲的爱情是大爱,细腻而深刻。

周伟华还记得在重庆的一个家庭的时间:“那是在1964年,重庆在夏天特别炎热。我们的兄弟姐妹睡在地板上,我的父亲坐在板凳上坐在我们旁边,给了我们一个粉丝直到我们睡着了。

周卫平的夏天充满了甜蜜的回忆:“父亲喜欢在夏天为我们买西瓜,但我从不吃西瓜,父亲独自给我买了3根冰棒。有时热的冰棒不见了,他会再给我一次。”2美分,让我买。“

在他的同伴的心中,周志福有一种责任感,一颗细心的心,并会照顾好人。 “在最初的几年里,一周以前的一些朋友彼此不和谐。他去调解。当他回到家时,他抓住我的手,认真地看着我。”诀窍是好,你必须老了。“''舒淑珍的脸很满意和快乐。

我在隋淑珍和周志福生活中最浪漫的事情是什么?严淑珍的回答简单明了:“每次吃饭,他都会等我吃。”严淑珍算上每日滴水:“我不喜欢吃鸡蛋,但老周保证我有足够的营养,每次我吃鸡蛋。半个人,他固执地说,'这一半是给你的,你不吃,那我就不吃。'“

周志福是一个从艰难中走过来并从“鬼门”过来的人。他知道没有党,就没有人,今天整个家庭都没有幸福的生活。很久以前,他制定了一个家庭规则:后代永远不会忘记党的恩典。

1989年12月,18岁的孙子周冬庆祝了他的生日。周志福特意叫他告诉他革命战争年代的故事。几年前,周志福的曾孙潘一林想出国读书。当他说再见时,周志福伸出手,重复道:“你的根在中国,你完成学业后必须为国家服务。”说这是他最好的成人礼物。

“我们的大家庭今天可以拥有它,它是由我们的党和国家给予的。我希望这五个孩子将永远跟随党,他们必须用实际行动来爱党,爱国主义,并听取派对的话。“

“如果你回报党的感激之情,你将向党派报告并支付党的12万元的党费。”

.

周志福的寡妇是他生命中人生信仰的丰富:他配得上党,无辜,无辜。生活是由党派给予的,并且在他的余生中被提供给党。下一代,还是派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2021 党员干部之友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鲁ICP备11022369号-1

www.dygbzy.com

网站地图